“贤”袭人?为何要把吃醉了酒的芳官扶到宝玉的床上去?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我如今不与乃们辩论袭人宝玉偷试云雨情是否越礼,也不与乃们辩论宝玉出家后袭人不与宝玉守节是否不守礼。
“贤”袭人?为何要把吃醉了酒的芳官扶到宝玉的床上去?

实际上也冇啥可辩的。袭人与宝玉偷试云雨情心中自辩的理由是——“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然则晴雯被撵出去时老太太说什么?——“但晴雯那丫头我看他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老太太的意思是什么?宝玉的准姨娘只有一个,是晴雯!本来就轮不到你,还辩什么越礼不越礼?再则,既试了,是宝玉的人了,为何宝玉出家了,宝钗守得,袭人守不得?袭人又自己说“原没过了明路”。那时过了明路,不要说老太太,先问王夫人允得允不得?即使没过得明路,甚至没有肌肤之亲的,为何人家晴雯就可以说“我就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个门”?那个时候还不是王夫人要撵她,而是宝二爷生了气说要让她出去。当然,乃们又说我这个时节谈守节是啥时代了冥顽不灵还“封建贞节观”。这也奇了,那袭人你辩她“守礼”时用的是“封建”标准,你辩她“守节”时又不许用“封建”标准,你不是偷换概念双重标准么?

 

但我如今不理这个,且只问你一件事:

 

吃醉了酒,袭人为何要把芳官扶到宝玉的床上去?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袭人等又用大钟斟了几钟,用盘攒了各样果菜与地下的老嬷嬷们吃。彼此有了三分酒,便猜拳赢唱小曲儿。……芳官吃的两腮胭脂一般,眉梢眼角越添了许多丰韵,身子图不得,便睡在袭人身上,“好姐姐,心跳的很。”袭人笑道:“谁许你尽力灌起来。”小燕四儿也图不得,早睡了。晴雯还只管叫。宝玉道:“不用叫了,咱们且胡乱歇一歇罢。”自己便枕了那红香枕,身子一歪,便也睡着了。袭人见芳官醉的很,恐闹他唾酒,只得轻轻起来,就将芳官扶在宝玉之侧,由他睡了。自己却在对面榻上倒下。

有论者认为是因芳官醉酒不便将其扶太远,太远了恐怕她吐酒。但是,袭人“自己在对面榻上倒下”,对面榻上能有多远?“而将芳官扶到了宝玉之侧”,就不能让芳官和自己挤一挤吗?袭人往日对芳官亲密么?不见得。芳官的干娘拿了芳官的月钱,反而补贴自己的女儿,还用女儿的洗头剩下的剩水给芳官。芳官不平,与干娘吵闹。而袭人也是因宝玉发了话,让袭人以后照顾芳官,才“起身至那屋里取了一瓶花露油并些鸡卵、香皂、头绳之类,叫一个婆子来送给芳官去,叫他另要水自洗,不要吵闹了。”

要真是“好姐姐”,这些东西不早为芳官准备好了,还等着芳官哭闹挨打哪?——袭人所谓的对芳官好,是看主子的脸色,不是真与芳官亲厚。

又则干娘不服,吵闹之际,袭人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袭人唤麝月道:“我不会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过去震吓他两句。”

这倒也奇了。我们记得,袭人可是最会“说话”的。看她与王夫人分析为免宝玉和黛玉宝钗都住大观园惹人闲话如何应该把宝玉搬出园子(其实最主要的是远离黛玉,宝钗不过陪衬耳),何等头头是道,何等滴水不漏。又她假装家人要接她回去,驳斥宝玉贾府不会放她的猜想,趁宝玉不舍之际和宝玉“约法三章”,要读书,不要吃人家嘴上的胭脂(其实最重要的也是后者,免得和其他女子接近),又何等入情入理,何等令人信服。怎么突然不会和人拌嘴了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卖乖讨好自己上前,得罪人的事儿让别人出头!

而且,是袭人把芳官扶到宝玉床上。然而第二天早上,袭人却又第一个说,“不害羞,你吃醉了,怎么也不拣地方儿乱挺下了。”——是芳官自己不知分寸,袭人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要知道,金钏死在第三十二回。其肇死原因在第三十回已有交代,是因她和宝玉说了几句私情话被王夫人听见,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于是便撵了出去,金钏不堪如此耻辱,最终跳井自尽。

第三十二回金钏因此而死,大家可是知道厉害的,第六十三回还把芳官扶到宝玉的床上去?

 

和宝玉说了几句私情话后果即如此,那与宝玉同床而眠被传扬出去呢?

所以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里,王夫人就呵斥芳官道:“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上次放你们,你们又懒待出去,可就该安分守己才是。你就成精鼓捣起来,调唆着宝玉无所不为。”……因喝命:“唤他干娘来领去,就赏他外头自寻个女婿去吧。把他的东西一概给他。”

 

可叹芳官们,太天真了果然不好,致蹈杀机而不觉。悲哉伤哉!

(本文转载自  红学研究专家张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