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一只悲伤倔强的风筝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红楼梦》中,探春的这阙判词让我们体味到一步三回头的难舍,家是值得用命去换的决绝。87版红楼,陈力把判词里的千般不舍与万般无奈,生死离别与义无反顾演绎得淋漓尽致,是最触动我心的一曲。

探者,叹也。叹,词典中的解释是因忧闷悲痛而呼出长气。探春叹得多么悲愤:“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话也没有我乱说的。”一个叹字,饱含了多少遗憾、抱恨与难言的眷恋。

探春,一只悲伤倔强的风筝

一、她端庄、智慧、有魅力

《红楼梦》第三回,透过神仙似的黛玉的眼,让我们认识了“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的贾探春。她是贾政与赵姨娘的女儿,虽系庶出,却是贾家正经八百尊贵的三姑娘。

书中明确提到探春性格“素喜阔朗”,“素日里也最平和恬淡”,且“伶牙俐齿”,“精细处不让凤姐,只不过是言语安静,性情和顺”。

所谓旁观者清,贾府众人对探春的评价极高。

最高权威贾母对探春的评价是“我这三丫头却好”。

实际掌权者王夫人虽无文字评价,但直接让探春理家,受命于危难,足见对她的器重。

“水晶心肝玻璃人”的王熙凤对她的评价是“好!好!好!好个三姑娘”!

极有分寸的平儿教训不守规矩的下人也说的是“那三姑娘虽是个姑娘,你们都横看了他。

二奶奶在这些大姑子小姑子里头,也就只单畏他五分”。

就连在“二门上该班的人”兴儿,提起“无人不爱的”三姑娘,也说“老鸹窝里出凤凰”,她“也是一位神道”。

贾家元迎探惜四位千金,丫鬟名字分别是琴棋书画,探春丫鬟独占一个“书”,知书则达理,探春是个智慧明理,才德兼备的奇女子。

然而,这么一个“才自精明志自高”的女子,偏偏“生于末世运偏消”,以致最终落得“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的锥心结局,又岂是一个“叹”字了得。

二、她高雅、缜密,有能力

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为了不在大观园里“任意纵性”,不把“光阴虚度,岁月空添”,探春发出邀请函 “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众人来后“探春笑道‘我不算俗,偶然起个念头,写了几个帖儿试一试,谁知一招皆到’。”结社吟诗,这么最高雅的活动,发起者就是探春。

众人提议都起个别号,迎春说“我们又不大会诗,白起个号作什么?”探春道“虽如此,也起个才是”又说道“已有了号,还只管这样称呼,不如不有了。以后错了,也要立个罚约才好。”

关于时间安排也是探春提议“若只管会的多,又没趣了。一月之中,只可两三次才好。”最后探春道“只是原系我起的意,我须得先作个东道主人,方不负我这兴”。

在诗社的运行过程中,探春发现需要资金支持,就带众姐妹邀王熙凤任监社御史,为这高雅的活动能长久进行下去找到出路。

从提议结社,到各个细节的预设,及规则的制定,和今后的发展出路,都是在探春的引领下一一落实。偶结诗社,探春充分展现出自己缜密的思维和卓越的组织才能。

还有第六十二回,贾母因带王夫人等入朝随祭,两府无人。赶巧宝玉、宝琴、平儿、岫烟过生日,探春感念平儿明白事理,在关键时刻维护她的立场,因笑道“只是今儿倒要替你过个生日,我心才过的去。” “一面遣人去问李纨、宝钗、黛玉,一面遣人去传柳家的进来,吩咐他内厨房中快收拾两桌酒席,” “又邀了宝玉”,“有遣人去请薛姨妈与黛玉”,“探春又接了鸳鸯来”。接着吃酒行令,探春做令官“只听我分派”,也是色色的皆安排妥当。

第七十三回,平息贾迎春累金凤事件,也活画出探春为人处事条理清晰,伶牙俐齿的一面。

且直问贾家大总管王熙凤的秘书平儿:“‘若是别人得罪了我,倒还罢了’,‘这两个丫头在卧房里大嚷大叫,二姐姐不能辖治,所以我看不过,才请你来问一声:还是他原是天外的人,不知道理?还是谁主使他如此,先把二姐姐制伏,然后就要治我和四姑娘了?’”这番说辞,平儿都赶忙陪笑:“我们奶奶如何当得起!”更何况王住儿媳妇,早无立足之地了。

三、她舍藏、用行、有定力

曹雪芹的《红楼梦》只写到八十回。直到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文本已到三分之一,在贾府“烈火烹油”般绚烂与豪华里,宁国府的儿媳“秦可卿死封龙禁尉”、贾家的亲戚们“宝钗扑蝶”,“黛玉葬花”等等这些大场面,最经典的场景都已经一一呈现。

贾家的嫡亲女孩儿探春却只是在第七回“送宫花”时与迎春下了一次棋,在第十七、八回元妃省亲大观园时题了一首诗,第二十二回贾府过元宵节时制了一个灯谜而已。完全是默默地与世无争的安静状态。

直至第二十七回,探春才第一次开口说话。探春与宝玉先说了会子话,因说道前阵子宝玉带给她“那朴而不俗、直而不拙者”的“好轻巧玩意儿”,“你多多的替我带了来”。可见探春与宝玉的兄妹情深。

探春再次进入视线,已经是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几近曹雪芹红楼梦的一半笔墨。

五十五回,探春于多事之秋勇挑理家重担,才渐渐显示出贾府有个不可多得的三姑娘。偌大的贾府,探春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行为处事妥当合规矩,并不授人以柄,极为难得。

不仅如此,凤姐当家,探春“这几年冷眼看着,”利弊都看在眼里,并不指手划脚,只管安分守己做自己该做的。奉命暂替凤姐理家,也并不敷衍塞责,如平儿所说“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素日的情谊”,而是行凤姐不方便行之事,兴利剔弊,以求为贾府尽一己之力,让人感叹。

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宝玉及众女儿们玩占花名,探春占得一签“瑶池仙品”,诗云:日边红杏倚云栽,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众人笑道“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

探春难掩的光彩在作者看似波澜不惊的叙述中着实让人惊艳,我们也才意识到,贾府的“第二位王妃”,探春果真配得上。作者前八十回为探春着墨并不算多,却把一位美丽高雅,德才兼备,能屈能伸,不卑不亢的女中丈夫刻画得丝丝入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