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和韦小宝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贾宝玉和韦小宝

贾宝玉是宝,韦小宝也是宝。

贾宝玉是真宝玉,韦小宝是假宝玉。

一个含玉生的,住在大观园,极高贵;一个婊子养的,出自丽春院,极屌丝。

按理说,贾宝玉本来该是仕途经济、飞黄腾达的一条好命,却非要沉湎温柔之乡。

韦小宝本来该是烟花柳巷、市井底层的一条烂命,却误打误撞,飞黄腾达,操弄仕途经济。

最后,高贵的、含着玉生的宝玉,反而被抄家了、出家了,一文不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另一个低贱的、婊子养的小宝,却趾高气昂,黄马褂、一等鹿鼎公、抚远大将军,人五人六。

所以说,《鹿鼎记》就是反着的《红楼梦》。

这两本书,正好反着的地方还有很多。

比如,贾宝玉喜欢女孩子,重视性灵。他听的曲子是《红楼梦》。

韦小宝也喜欢女孩子,却专注皮肉,听的曲子是《十八摸》。

但贾宝玉说起来是重视性灵,却经常显出皮肉相,没少干猥琐的事。

韦小宝说起来是专注皮肉,一呀摸二呀摸,但偶尔地又忽然升华,有一股子至淫生至情的味道。

贾宝玉人见人爱,被无数女孩子簇拥着,最后却是一场空,湘江水逝,金簪雪埋,那么多的钗,没有一个人陪他终老。

韦小宝人见人嫌,在阿珂、方怡的眼里连做备胎都不配,最后却大被同眠,抱得七个美人归。

不过,韦小宝真的得到了吗?贾宝玉真的失去了吗?

小说的最后,韦小宝怅然若失,贾宝玉倒貌似参悟透了,一无挂碍。两本书,仍然是反着的。

两本书还都有一个梗:怕爹。

贾宝玉有亲爹,韦小宝没亲爹。

贾宝玉的爹是个严父,管得严,是一本正经的贾政。

韦小宝没亲爹,却也有个严父,管得也严,是一身正气的陈近南。

两个人一个怕老爹查功课,一个怕师父查武功,都是见了爹就躲,像老鼠见了猫。

但这两个爹还是反的:

贾政是忠臣孝子,却没什么真本事,只会清谈,装模作样。这个爹和儿子感情疏离,隔膜很深,基本尿不到一起。

陈近南是一代反贼,但却是一代豪杰,刚开始和韦小宝纯属互相利用,虚与委蛇,到后来却慢慢亲密了,真的产生了父子一样的感情。

忠臣亲爹越看越不像爹,反贼师父倒越来越像爹了。

这两本有相反的书,也有相似的地方。

比如写法。《红楼梦》明明写金陵,开篇却一本正经写“姑苏阊门外十里街”。

同样地,《鹿鼎记》明明写扬州和北京,开篇却是洋洋洒洒写所谓“湖州府南浔镇”。

《红楼梦》的开头,大谈和主角八竿子打不着的甄士隐、贾雨村的故事,等第一回都完了,贾宝玉还不知道在哪里。

如果你第一次看,还以为主角是甄士隐;再往下看,以为主角是贾雨村;后来搞不好又以为主角是冷子兴。

《鹿鼎记》开头,则大扯什么无关紧要的庄允城、吴之荣的故事,第一章都完了,韦小宝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如果你第一次读,还以为主角是什么吕葆中;再看,又以为主角是陈近南;接着看下去,还以为主角是茅十八。

大宗师写书,才能有这样的底气,从百里千里之外慢悠悠地下笔。不像今天写网络小说,主角前三句不出来,第一章里不得到超能力,就是作死。

两个作者的匠心,还有不少暗合的地方。

比如《红楼梦》,按脂批的算法,到了三分之二的地方,安排宝玉来了一大篇《芙蓉女儿诔》,不惜笔墨,长篇铺陈,献给薄命的晴雯。

《鹿鼎记》全书到了三分之二的地方,安排小宝听了一大首《圆圆曲》,也是不惜笔墨,全文照录,献给薄命的陈圆圆。

两个作者简直是约好了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