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风筝”的启示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放风筝”的启示

《石头记》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是很值得研究的一回书。对这一回中的“柳絮词”,前人有过一些分析研究,但这一回中“放风筝”的情节,却从未受到重视。一个重要原因是庚辰本中大段放风筝的情节描写在程高本中被删改得支离破碎,而研究者们也认为放风筝的描写是可有可无的闲笔,无足轻重。其实,“放风筝”是很重要的情节,这一回中各人放风筝的方式、所放风筝的样式、放风筝的先后次序都经过精心设计,曹雪芹在这里使用了他一贯的“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特殊写作方法,通过“放风筝”象征性地暗示了书中人物的命运归宿及八十回以后的情节进展。

在《石头记》中,春、秋两季,尤其是春、秋两季的几个节日都是全书进展的关键。

如元宵节。第十七回“荣国府归省庆元宵”写元春归省,是全书最热闹的章节,也是贾府兴盛的顶峰,过此则渐走下坡路了。所以到第二十二回“制灯谜贾政悲谶语”各人所作灯谜即已显示出不祥之兆。而第五十三回“荣国府元宵开夜宴”则是全书一百一十回转折之处,此回前虽有衰兆,尚不明显,表面上还是一片繁华热闹的气象。此回以后则正式写衰败了。第一回中写甄士隐家元宵节英莲走失,后又失火,在茫茫大士所唱偈子“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两句后有脂批曰:“前后一样,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伏后文。”第三十九回描写刘姥姥讲雪下抽柴的故事,而贾府马棚失了火,后来贾母还说:“都是才说抽柴草,惹出火来了。”由这些伏笔可知,甄士隐家失火是关联着后来贾家失火的,第五十三回元宵节已露衰败征兆,想必再过一两个元宵节贾家就要大败了。

又如中秋节。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虽然没有正面写中秋节,但那是一个很热闹的秋天。可是到第七十五回“赏中秋新词得佳谶”则已是一片衰飒气象。这一回前有批语曰“缺中秋诗俟雪芹”。而第七十六回中黛玉和湘云已在中秋之夜吟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清奇诡谲之语”。第一回贾雨村中秋赋诗,有脂批曰“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又用起诗社于秋日,所叹者三春也,却用三秋作关键”。由此可知,再过一两个中秋节,《石头记》即已接近尾声,而且是“用中秋诗收”。

再如暮春清明节。探春判词云“清明啼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她所作风筝谜语有句云“清明妆点最堪宜”,可知后来探春是在清明节远嫁离乡的。而林黛玉“一朝春尽红颜老”,也是暮春泪尽而死(见蔡义江《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第七十回“桃花行”、“柳絮词”以及“放风筝”的描写同样暗伏了黛玉、探春等人的结局归宿。

第七十回中三月初一黛玉作了《桃花行》,接着有这样的描写:“湘云笑道:‘一起诗社时是秋天就不应发达,如今却好万物逢春,皆主生盛,况这首桃花诗又好,就把海棠社改作桃花社。’”可是桃花社只是虚邀,三月初二王子腾的夫人来,三月初三又是探春的生日,所以“黛玉笑向众人道:‘我这一社开的又不巧了……’”,再往后,又有贾政来信,“林黛玉闻得贾政回家,必问宝玉的功课,宝玉肯分心恐临期吃了亏,因此自己只装作不耐烦,把诗社便不起,也不以外事去勾引他”。桃花社不仅没有“万物逢春,皆主生盛”,而且比海棠社更“不应发达”。直拖到了“暮春时节”清明前后,因史湘云偶然兴动填了一阕“如梦令”,桃花社才开了一社,即柳絮词一社。

柳絮词与桃花行一脉相承,其主调都颓败凄楚,暗示四大家族的败落已迫在眉睫了。它们又都切合着填词人的性格身份,预示着他们未来的结局。然还不仅如此,桃花行、柳絮词与紧接着“放风筝”的情节也有着内在的有机联系,这一点却为历来的红学研究者所忽视。

柳絮词刚填完,正在评论,“众人拍案叫绝……”,紧接着就是“一语未了,只听窗外竹子上一声响,恰似窗屉子倒了一般,众人唬了一跳,丫鬟们出去瞧时,帘外丫鬟嚷道‘一个大蝴蝶风筝挂在竹梢上了’”,放风筝的大段描写就此开始,与“柳絮词”衔接得那么自然巧妙。要写放风筝,却从一个落下来的风筝开始,这种安排本身就具有深刻的寓意。这个落下来的蝴蝶风筝刚好是“大老爷那院里娇红姑娘放的”,这并非泛笔,而正暗伏贾赦等四大家族的当权者们为非作歹恶贯满盈终至像蝴蝶风筝坠落一样一败涂地(即甲戌本第一回好了歌解中“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旁有脂批:“贾赦雨村一干人”),而大观园诸艳如放风筝般飘落四散正是四大家族事败的直接后果。

诸艳放风筝的描写同样体现了巧妙的匠心。林黛玉的风筝是一个美人,她放的时候说:“这一放虽有趣,只是不忍。”这正与她所作《桃花行》中“泪干春尽花憔悴”“一声杜宇春归尽”,《唐多令》词中“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叹今生谁拾谁收”的意思息息相通,暗示黛玉将在春末泪尽而逝。有意思的是宝玉的风筝也是个美人,黛玉的美人风筝放走以后,宝玉道:“可惜不知落在那里去了,若落在有人烟处被小孩子得了还好,若落在荒郊野外无人烟处,我替他寂寞,想起来把我这个放去教他两个做伴儿罢。”“于是也用剪子剪断照先放去”。这里隐伏的意思实在太明显了,正如戚序本第七十回回前评诗所云:

空将佛事图相报,已触飘风散艳花。

一片精神传好句,题成谶语任吁嗟。

暗伏黛玉泪尽而死后,宝玉“终不忘外仙姝寂寞林”,终于弃宝钗、麝月而为僧的后事。

关于宝玉的风筝,还有一段十分有趣的描写:

宝玉又兴头起来,也打发个小丫头子家去,说把昨儿赖大娘送我的那个大鱼取来,小丫头子去了半天空手回来,笑道:“晴姑娘昨儿放走了。”……宝玉道:“也罢,再把那个大螃蟹拿来罢。”丫头去了,同了几个人扛了一个美人并篗子来,说道:“袭姑娘说昨儿把螃蟹给了三爷了,这一个是林大娘才送来的,放这一个罢。”

这一段描写每一笔都是细致入微的。“赖大娘送的大鱼”被“晴姑娘昨儿放走了”,这泛泛一笔却绝不虚设,请看第七十七回中“这晴雯当日系赖大家用银子买的,那时晴雯才得十岁,尚未留头,因常跟赖嬷嬷进来,贾母见他生得伶俐标致,十分喜爱,故此赖嬷嬷就孝敬了贾母使唤”。原来晴雯放走了“赖大娘送的大鱼”正隐隐与第七十七回这段描写呼应,并暗示晴雯的受枉而死。而“袭姑娘说昨儿把螃蟹给了三爷了”也有寓意,“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宝钗咏螃蟹诗)的螃蟹偏偏给了贾环,不仅含有深深的调侃,而且暗伏后来贾环像螃蟹一样横行霸道,欺侮陷害宝玉,所谓“横行公子却无肠”(宝玉螃蟹诗)也。而那个美人风筝则是“林大娘才送来的”,这里故意用“林大娘”,正是为了暗点林黛玉。这个林大娘送来的美人风筝又偏偏放不起来。“独有宝玉的美人放不起去,宝玉说丫头们不会放,自己放了半天,只起房高便落下来了,急的宝玉头上出汗……黛玉笑道:‘那是顶线不好,拿出去另使人打了顶线就好了。’”这里面关于宝、黛爱情悲剧的寓意是十分明显的。

然而,放风筝的真正重要角色是探春。第五回探春的册子上“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判词则有句云“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第二十二回探春作的灯谜又是风筝。第七十回又以大段文字描写探春放凤凰风筝,与另一凤凰风筝相偕而去,喻其远嫁海外做王妃。详见《探春的结局——海外王妃》。

薛宝钗的风筝是“一连七个大雁”,七是单数,她的《忆菊》诗有句“念念心随归雁远”,正暗喻后来宝玉弃宝钗出家后宝钗年年重阳望雁,无限伤心也。宝玉后来可能是在重阳节弃宝钗出家的,所以宝钗《忆菊》诗有句“慰语重阳会有期”,《画菊》诗有句“粘屏聊以慰重阳”,《螃蟹咏》有句“长安涎口盼重阳”,三点重阳,正说明重阳节与宝钗有密切关系,正像清明节是探春远嫁之日一样。

宝琴的风筝是“大红蝙蝠”,“蝙蝠”是吉祥的象征,乃“偏福”之意,比喻宝琴后嫁梅翰林之子,“白雪红梅”,命运独好。参见《薛宝琴不入薄命司》。

史湘云和李纨在这一回里没有放风筝。这种安排大约是因为她们两个人都是《石头记》接近尾声时仍然活跃的人物,不像黛玉、探春在第八十回以后不久就或死或嫁,有了结果。湘云后来嫁给了贾宝玉,直到《石头记》临近结尾时仍然活跃。详见《史湘云嫁贾宝玉说》。李纨将来要戴凤冠穿霞帔,她的结局应该也是比较晚的。所以雪芹没有让湘云和李纨在第七十回中放风筝。

​仅从“放风筝”一节的描写中,我们也不能不惊叹曹雪芹意匠经营的巧夺天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