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禅关花证三生果 幻境珠还再世缘

  • A+
所属分类:红楼圆梦

  话说贾政自葬母北还,虽升任京堂,无如家中总入不敷出。
  不上一年,贾赦旧病复发身故。贾琏夫妇坐草百日,不便管帐,就命宝钗协理;宝钗以节省为名,府中人逐渐散去。宝玉房中丫头--他因宝玉迁怒他人--除袭人已嫁琪官外,碧痕因那年兰汤午战,水入子宫,不久得了水臌症,就不在了;所余麝月,宝钗将他配了钱启;秋纹配了锄药;春燕,他妈乞恩放了出去,已嫁了家。只有五儿誓不嫁人,情愿出去在母家守着,无如柳嫂子小厨房已撤,毫无出息,想回南另图,告假准后,便到各处辞行。因到惜春那里,惜春见了,就命紫鹃拿脚踏与他坐下。五儿正要坐时,忽报芳师父来了。五儿本与芳官最好,便道:“你来得正好,我们要回南去了。”遂将原故说出。芳官听了,沉吟半晌,道:“你们要去,可略停数日么?我早要回家葬亲,无伴迟迟,难得婶子、妹妹要去,同行可不好么?”
  五儿道:“如此更好!你可赶紧收拾,我们路上更不寂寞。”
  遂定了一个吉日。芳官回去收拾完了,便到荣府中同柳氏母女启行。仲春天气,日暖风和,一路无话。
  一日,过了露筋庙,芳官要进六闸子仙女庙那里去寻哥子,另雇了一只里河船,与柳家作别而行。那知到了原处,村落荒凉,人家非旧,芳官无从访问;天又将晚,正在旁徨,有人说道:“离这里三四里地有一女庵,你也是女菩萨,何不且往那里一宿,再细细访问?”芳官谢了那人,就把船放到庵前,将船钱付讫,携了行李上岸。
  只见一林修竹,半顷荒蒲,极其闲静。忙去叩门,走出一佛婆来,问明缘故,便道:“这事要问庵主。”去了一会,出来招手道:“庵主说请。”芳官随着进去。转了两弯,将入云房,不禁大叫道:“了不得!你不是妙公么?”妙玉道:“芳妹,你别怕,我在此已久了。你且住下再说。”一面叫人将行李搬进,一面备斋。芳官无可如何,只得坐下,便问:“师父,何故在此?”妙玉道:“我尸解后才知宝、黛之事。本因情痴罚作怨偶,后来上帝却怜夫义妇贞;且深恶宝钗、袭人一干人阴险异常,另有一番报应;兼因荣国府运当中兴,上帝已命林姑娘还魂,与宝二爷完聚,还要大做事业。但我已尸解成仙,不必露相,等你来交代与你。你住一两日,我指引你到他祠堂里去。你同来的人已先在那里,正好办事。”芳官听他说来如此有端有委,便住下了。
  过了数日,妙玉又付他一粒定魂丹、一钱人参、四两燕窝,叫一只本地小船,送芳官到林氏祠堂去。摇了数里,已到门首。
  只见五儿先在那里,彼此大惊问故?芳官将上项事告诉一遍。
  五儿道:“这里看祠的王元是我姨表姊丈,因他母亲王妈妈没了,故表姊将我杨家姨母一家接了来。我们到那里知道了,故赶来的。”遂同进去,见了柳氏姊妹杨家的,就留芳官暂住,以验妙玉之言。
  那芳官次晚同五儿先到黛玉坟上,只见前有一洞,中有几个大白老鼠探头探脑,见人便进去了,彼此诧异。次晚老鼠更多了,五儿令王元先向营房借一帐篷支起。到十五子时,只留王元一人在家,大家都到坟上,见一大堆白老鼠将坟围满,见人来四散走了。
  忙上去看时,坟土已全爬开,并棺盖亦已撬松。五儿、芳官遂将棺盖轻轻揭起,只见黛玉已鼻端有息,眼角微开,众人未敢惊动,只听得“咳”了一声,喉中吐出一浅红色圆珠,便开口道:“这是什么所块?快扶我起来!”柳五嫂究有些担当,忙把预备的剪子将外绵剪断,连衾抱在藤榻上。抬到祠中,权在芳官床上卧下,即将定魂丹送入口中,用参汤灌下。黛玉面色渐渐红润起来,叫一声:“五儿妹妹,这究是那里?”五儿道:“姑娘新愈,且慢慢说。”黛玉道:“我很饿,有稀饭么?”
  芳官道:“有。”忙将燕窝粥送上,黛玉喝了一半盏,收去。
  重问道:“我刚才梦中,见我们姑太太将我一推,道:‘老太太等你家去,快去罢!’我就醒了。紫鹃在那里?”五儿和芳官打谅无妨,两个遂将前事一一说明。
  黛玉听了又问,问了又说,不觉已是辰牌时候,柳嫂子也进房来了。原来柳嫂子扶进房后,即到坟上收拾。棺内除衣饰外,余俱珠子,多是前世先后泪珠所化,大小不等,共有八斗有余。因一齐搬进房中,仍将坟上掩好,然后再来看黛玉。今见黛玉精神已复,不禁彼此大喜。芳官便说:“妙师说过,姑娘还魂后就到他那里说声。”黛玉亦是感激,道:“既如此,吃了饭去。我歇息一日,明日再去罢!”芳官答应了。
  午后到庵,见了妙玉,将此事一一说知。妙玉道:“很好,我的事完了,这里可交给你了。”芳官又言:“黛玉感激,明早还要亲自来谢呢!”妙玉道:“这倒不必!只我这屋子里的书画,院子里的花木,颇不俗,可惜与他住几时,横竖白空在这里。”芳官不懂,只有答应,坐了半日,仍回来了。天色已晚,与黛玉说不数句,五儿已端饭进来:一碗火腿,一碗虾米白菜,一盘姜丝干子,一盘灰蛋,一盂饭,一大碗稀饭。黛玉道:“我们再世姊妹,断不可拘礼!”命芳官、五儿一同吃了。
  次早起来,梳洗完毕,向祠堂烧了香,即同芳、柳诸人坐船去谢妙玉。到时,岸上佛婆、侍者乱招手道:“好了,好了!”芳官问故?齐道:“你昨去后,庵主对我们说:‘明日,我要一所块去。此地将来自有主者,此时,你们总听芳师父调度!’我们只道你们来了再去,那知早晨到房里去就不见了,正没主张在这里。”
  芳官听了,就同黛玉到房,只见桌上留柬帖一张,云:“随缘而来,结缘而去。他日重逢,金牛捕鼠。”又书一封与黛玉的,上有偈言道:
  绛珠菲菲,三生共依,鲛人化泪,五福之机。
  恩覃棠水,名播椒闱。青梗有客,跨凤而飞。
  小星三五,让月腾辉。旌旗双引,西浙南畿。
  海山甲子,白首同归。红楼圆梦,敬告湘妃。
  又有三小缄,多注明日子,临时才发的。
  大家叹息良久,芳官道:“我一人在此也怕,那边屋子也窄,姑娘何不也搬了来?”黛玉道:“我是再世的人,早有出世之意,如此甚好!”芳官道:“看这偈言,姑娘出世是不能的。妙师父原说借你,不如且在此住下,再打发人去荣府送信。”
  柳家的也说:“很是!”要知黛玉毕竟如何,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