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错的伤花:红楼尤三姐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尤三姐是自幼和姐姐一起,跟着母亲嫁入尤家的。继父去世后,母亲经常带着她们姐妹两个去大姐尤氏家串门。大姐嫁到了“白玉为堂金作马” 的宁国府贾家,成为令人羡慕的阔太太。母亲经常可以从姐姐姐夫那里得到很多贵重的礼物,所以在幼小的尤三心中,宁国府是个不错的地方。

现实生活中,如果一户人家养了两个女儿,多半妹妹会处处模仿姐姐,把美丽成熟听话的姐姐看作自己的偶像。我们常见有的妹妹模仿姐姐的穿着、发型和说话方式,有的妹妹还养成和姐姐一样的习惯、品位、爱好,连报考的大学和恋爱方式也与姐姐相似,有时甚至会发生姐妹两个爱上同一个男人的情况。我想尤三不见得是天生的火爆脾气,在她的幼年时,应该也是个温和乖巧的小姑娘。象多数小妹妹一样,她也希望自己快快长大,长得象姐姐一样漂亮温柔,得到妈妈和大姐、姐夫的称赞。与姐姐相比,作为最小的女儿,她自然能得到母亲更多的疼爱,同时也得到了姐姐的呵护关照。那时的她应该还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然而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长大成人对于她意味着怎样的危险。

渐渐地,她发现长大后的二姐从姐夫家带来的礼物更丰富更珍贵,这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这么多漂亮的衣服首饰,真令人羡慕!为什么大姐夫对二姐这么好呢?也许她曾经问过这个问题,但她得到的答案多半是含糊的,“因为二姐很乖,很听话”。于是她想,“我也要作个听话的乖孩子,我也要得到这些珍贵的奖赏” 。于是她长大了,象姐姐一样漂亮柔顺。有一天,她终于也得到了作为一个“乖孩子” 的赏赐,然而直到此时她才如梦方醒——原来得到这些赏赐需要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这些金银财宝不过是对她失去贞操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象征性补偿而已!

于是尤三固有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土崩瓦解了。原来他们都是骗人的!姐姐、姐夫、母亲、外甥,他们都不是好人,都是来坑害我们姐儿俩的。他们盼我长大,如同饿狼盼羊羔长肥一样。而我们姐儿俩就这么傻呵呵地白叫这两个现世宝玷污了去,比婊子还不如!这种受骗后的屈辱和愤慨心理使得她的思想性格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她再也不要做什么“温柔乖巧的好姑娘” 了!于是她抱着一种破罐破摔的报复心理,变得暴躁泼辣、放浪形骸。

她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个风流性感的万人迷,让贾珍贾蓉他们垂涎不已,却又偏要在他们欲火难耐时拒绝他们,把他们当作畜生一样耍着玩。等到她有兴致时,不管贾珍的心情如何、健康如何,都得叫过来陪自己玩——看看我怎样帮姐夫把他这把老骨头加速折旧!“竟真是她嫖了男人 ,并非男人淫了她” 。尤三还喜欢主动伸手要礼物,既然姐夫这么有钱,又占了天大的便宜,就算把他整个宁国府都败光了也是应该的。所以她“天天挑拣穿吃,打了银的,又要金的,有了珠子,又要宝石,吃的肥鹅,又宰肥鸭。或不趁心,连桌一推,衣裳不如意,不论绫缎新整,便用剪刀剪碎,撕一条,骂一句,究竟贾珍等何曾随意了一日,反花了许多昧心钱。 ”

尤三这些惊世骇俗的愤青行为说穿了就是为了发泄被骗失足的痛苦。毕竟少女被骗失身不仅在封建社会,就算是在民主文明的今天也是一件很惨痛的事情,它给女人造成的心理阴影多半会终生难以散去。以前读过一首散文诗,大意是描述一树正在开放的繁花,花朵们一边开放一边相互提醒:“小心啊,我们一步都不可以开错,因为我们只能开这一季!” 这首诗反映的其实是一种少女自尊自惜,追求完美人生的心态,读来令人感动。然而现实生活中不是每个少女都这么有头脑或是这么幸运的。尤三很不幸,在年幼无知时就被迫失身了,象是受了伤害、开错了的花朵。和她的姐姐不同,她是个完美主义者,所以为此而万念俱灰。当然,后来她也曾幻想可以校正这棵开错了花的树,结果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于是她宁可砍掉这棵树,也不愿意让它苟活于世间。

尤三后来爱上了贾宝玉的市井好友柳湘莲。“那柳湘莲原是世家子弟,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舞剑, 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因他年纪又轻,生得又美,不知他身分的人,却误认作优伶一类。” 书中描写尤三是在五年前的一个寿宴堂会上认识柳湘莲的,当时他作为一个知名的票友,正在台上扮演小生。尤二去世时顶多也就二十岁左右,那么五年前的尤三也就是个十二、三岁情窦未开的小女孩。她爱上柳湘莲的原因,多半与普通的小追星族爱上周杰伦没有太大的分别。可是后来她在死后托梦给柳时,自称“妾痴情待君五年矣” ,看来这五年还真是痴心苦等的五年,可是对比起尤三放浪形骸的生活方式,似乎这也是句甜蜜的谎言。真正可以说“痴情待君”的日子还得从贾琏出差前决定为尤三说亲时算起,那时尤三才真正过起了规矩谨慎的生活,她吃斋念佛,“每日侍奉母姊之余,只安分守己,随分过活。虽是夜晚间孤衾独枕, 不惯寂寞,奈一心丢了众人,只念柳湘莲早早回来完了终身大事”。这段时间最多不过几个月而已,她为什么自称“五年” 呢?为了骗得小柳子的真情?不过尤三此时已死,骗柳也无益了。

如果这段描写不是老曹笔误的话,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尤三的意思是这五年来并没有爱过别人,心里只有柳湘莲。尤三在爱上柳湘莲时还是个孩子,而且可能还没有上当失身,对未来、对男人都怀抱着一种天真的憧憬。柳湘莲的英俊潇洒、超群武艺和男子气概,都是她的生活圈子里看不到的。五年来,随着岁月的沉淀,对比身边这些纨挎子弟,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越发高大完美起来。但是后来她失了足,名誉已毁,对未来也就不抱什么希望了。柳湘莲成了她心底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

可是姐姐嫁给贾琏后的幸福生活也点燃了她追求幸福生活的希望。贾琏虽然不是什么大好人,但比贾珍父子还是有良心和负责任得多。更难得的是他可以原谅尤二的婚前失足,所以他们两口子日子过得还是很幸福的。于是尤三想,也许自己也可以找到一个可以原谅自己的人,也许这个人就是柳湘莲。他父母早丧,不会有公婆计较儿媳不光彩的过去;他家境贫寒,出身不高,不象大户人家对媳妇会有种种挑剔;他素性爽侠,不拘细事,应该有一颗宽容大度的心;而且他自己也是出名的无形浪子,以前也是“眠花宿柳,无所不为” 的,应该也不会对妻子年幼无知时犯下的生活作风错误过份追究吧?抱着这样天真美好的梦想,尤三决定要做一个好女人,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她不在乎他没钱没势、萍踪浪迹,只希望在这疲惫的红尘中找到一个可以接纳她、与她相依为命的伴侣。

可是柳湘莲并不象她想象的那样。说到这个人,和很多读者的感觉不同,我只对他感到厌恶与不屑。《红楼梦》中引用了一句关于芙蓉的诗“莫怨东风当自嗟” 。书中凡与芙蓉有关的姑娘命运都很凄惨,而且她们的悲剧中总有她们自己性格弱点造成的原因。这个规律放在小柳身上一样管用。他名叫湘莲,莲花就是水芙蓉,他自己的个性中也有一些令人遗憾的缺点。此人虽然素有侠名,但所作所为却透着一股子小家气。唯一值得称道的也就是对朋友比较义气而已。古人说:得千金,不如得季布一诺。守约有信,是侠客的基本行为准则。就算不是侠客,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心里对人对事,起码也应该有坚决的主张和原则,不可以反复无常朝令夕改,而且应该敢做敢为,拿得起放得下才是。可是看看小柳子的行为吧:

1、 因为薛蟠想跟他搞同性恋,就把他暴打了一顿。他当然是嫉恶如仇得痛快,但是总感觉这事似乎有点小题大做,就象薛蟠说的“原是两家情愿,你不依,只好说” 。当然也许他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受不了这种侮辱吧?不过看来他不但受不了侮辱,连胆子也不大。出了事马上就逃走,而且一走就是一年多,可能他做梦也没想到薛蟠还有个大度懂事的妹妹,说服母亲和哥哥不去追究他的行为吧?

2、 柳湘莲避祸日久,终于回来了。但他回来的方式很富有戏剧性。根据薛蟠的口述:“同伙计贩了货物,自春天起身,往回里走,一路平安。谁知前日到了平安州界,遇一伙强盗,已将东西劫去。不想柳二弟从那边来了。方把贼人赶散,夺回货物,还救了我们的性命。 ” 一路平安的商队,偏在接近京城时遇到强盗,已经抢走了东西,却被单枪匹马的柳大侠赶散,而且还夺回了货物。看来这小柳子的功夫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连薛蟠也感叹:“天下竟有这样奇事。 ” 绿林中有这样一句著名的切口:“穿的是朋友的衣,吃的是朋友的饭。” 柳湘莲相交遍及天下,联合几个黑道朋友演出双簧骗骗薛呆,化敌为友、给自己回乡找个台阶下,应非难事。这当然与道德无关,但是给人感觉毕竟不够磊落。既然如此,当初何必那样莽撞?当初既然做了,又何必如此补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