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薛宝琴,遇见世间最真的性情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一夜大雪过后,大地银装素裹。

一位豆蔻少女,静静地立在落满雪花的山坡上,恍如置身琉璃世界。

站在她身后的是一个身量稍小的女孩,手里抱着一只花瓶,瓶中插着一束红梅。

一簇透着暗香的红,在一片皑皑素色里,显得尤为耀眼可人。

画中的豆蔻少女,便是被誉为“红楼第一完人”的薛宝琴。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红楼梦》中能善终的女子并不多。

薛宝琴,就是其中之一。

但她的幸运,并非天赐,而是因为她是个真正“懂情”之人。

01

历世情
薛宝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她不但读过万卷书,更行过万里路。

在别的姑娘恪守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规矩时,她早已跟随父亲各处游历。

三山五岳,江河湖海,甚至远赴异域。

她见过风光,也见过风浪。

那些旖旎斑斓与波谲云诡,不但打开了她的眼界,更开阔了她的胸襟。

从她踏进大观园的那一刻起,就仿佛为园子里注入了一道清新的活水。

其他女孩子就像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虽娇艳,却显得拘束;而宝琴却更像是在园中自在飞翔的鸟儿,无拘无束,轻盈灵动。

宝玉一见她,便向众人夸道:

“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如今瞧见她这妹子,我竟形容不出来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

贾母一见她,更是喜欢得不得了,逼着王夫人认她做干女儿,二话不说就把名贵稀有的凫靥裘送给了她,还特地嘱咐宝钗不要拘束她,让她爱怎样就怎样。

连一向目无下尘的黛玉,都对她极为亲热,待她如亲姐妹一般。

薛宝琴之所以能成为大观园的“团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众人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向往却未能做到的事情——天南海北的阅历,遍览世情的自由。

她的经历,像骨骼与血液一样,构成了薛宝琴的独特魅力,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历经世情,本就是在探寻世界的真相。

见过世面的人,不会拘泥于一砖一瓦的小世界,不会臣服于琐碎的鸡毛蒜皮。

见过世面的人,会懂得登高远眺的力量,更懂得把眼光投向更广袤的世界。

你见过的世面,会为你拓开心灵的格局;你见过的世面,会成为你面对困难时的底气。

02

有才情
向外,薛宝琴有着丰富的阅历与见识;向内,她同样有着大家闺秀必备的深厚修养。

她从小读书识字,才华横溢,即便是站在黛玉、宝钗的旁边,也丝毫不逊色。

更难得的是,她的才情里,同样透着不落俗套的特别。

“无风仍脉脉,不雨亦潇潇。”

芦雪庵中争联即景诗之时,面对湘云、黛玉和宝钗,宝琴丝毫不怯,她佳句迭出,才情超然。

为红梅花赋诗时,宝琴年纪最小,但她所写之诗却被众人推为最佳,其才思之敏捷,更让宝玉“深为奇异”。

一首假托真真国女子之名的五律,写得更是潇洒磊落,字里行间涌动着一股豪迈之气:

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

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
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
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
而其一气呵成的十首怀古诗,更是她的“高光时刻”,难倒了书中众人与后世读者。

十首绝句,不仅描绘了她昔日游历过的各省古迹,还暗藏了十件日常物品。

如其中谜底为傀儡的《钟山怀古》:

名利何曾绊汝身,无端被诏出凡尘。

牵连大抵难休绝,莫怨他人嘲笑频。
既用了南齐周颙隐居钟山的典故,又传神地刻画了牵线傀儡,更有着摆脱闺阁脂粉气的不俗气象。

既是诗,又是谜,可谓巧思十足。

所谓才情,其实并非与生俱来的天赋,它更多的是来自于后天持久的知识摄入,一点一滴累积内化成生命的一部分。

有一位年轻人曾给杨绛写过一封长信,信中大篇幅地表达了自己对于人生的困惑。

在回信里,杨绛一针见血地指出:“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读书就是一种最有效的沟通与输入。

没有输入,便不会有输出。

那些看起来像是天赐的灵光一现,实则是不断耕耘的厚积薄发。

我们总是高估天赋的作用,却低估了努力的价值。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