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国略史正文 (一)乱世的开端

  • A+
所属分类:我的三国略史

    无论是史书《三国志》、小说《三国演义》,还是以之为背景的游戏、漫画,或其它文艺作品,实际上的时间跨度,都比史学上所称的“三国时代”要长很多。一般从东汉中平元年(184年)黄巾起义开始叙述,到西晋咸宁六年(280年)灭吴结束。而实际上的三国时代,是迄自魏黄初元年(220年)曹丕篡汉。所以咱们所要谈的,应该称之为“后汉三国时代”。

    这是一个大混乱的时代,但既非空前,也不绝后。之前的春秋战国,割据势力更多,之后的五胡乱华,政权兴废更象走马灯一样。但一来这是从秦汉的豪门制度向唐宋的官僚制度演化的第一步,二来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妇孺皆知,才会使它成为我们今天最了解和最受感动的一段历史时期。乱世出英雄,只有这样的时代,才是包括游戏在内的各种艺术形式最经常表现,和最希望表现的背景,而它所产生的或智或愚,或忠或奸的种种人物形象,才会真正深入人心。

    所谓三国,当然是指曹操的儿子曹丕和刘备、孙权三个人所建立的王国,将广大的中国疆域一分为三,征战不休。三国分裂的局面,整整延续了六十年。

    我们习惯把刘备在成都建立的政权叫作“蜀汉”,或者简称为“蜀”,这没有错。但许多影视剧或游戏作品中,也是这样表现的,却实在是以讹传讹。刘备是汉中山靖王之后,他的立国,号称是继承汉朝之正统,所以这个四川的割据政权,其正式国号当然应该是“汉”,或者叫“大汉”。当时的其它并立政权,魏啊、吴啊,为了证明自己才是中国的正统,所以藐称其为“西蜀小寇”,是可以理解的。后世的历史学家为了把它和东西汉(或称前后汉)相区别,所以称之为“蜀汉”或“蜀”,也不存在什么大的问题。

    但,如果在各种艺术作品中也把以上种种别称当作是这个政权的正式称呼,那笑话可就闹大了。刘备军高举“蜀”字大旗,无异于自己扇自己耳光──“俺是地方割据势力呀!”“俺们是叛乱军呀!”“别把俺们当中央政府呀!”“俺们就是瞎捣乱的贼寇呀!”什么事?刘备以后就别叫刘备了,可以改叫土匪。

    后汉灭亡的表象,是宦官和外戚争权。当中华三国联盟之历史与游戏后汉灭亡的表象,是宦官和外戚争权。当初王莽篡汉,就是利用的裙带关系,刘秀创立东汉以后,仍然不记取这个教训,有很多代皇帝都宠信外戚,结果外戚的权力和胆子都越来越大。汉质帝不过骂了掌权的外戚梁冀一句“跋扈将军”,就被梁冀下毒害死了。汉桓帝继位以后,与宦官唐衡、单超、左悺、徐璜、具瑗密谋,发动政变,才终于宰了梁冀一家子。外戚的威风是暂时压下去了,可是宦官却从此掀起了轩然大波。

    单超等五人,因为诛杀梁氏的功劳,全都被封了侯。桓帝从此不相信大臣,只相信身边的宦官,宦官们马上抖了起来。他们欺上瞒下,卖官鬻爵,蹂躏百姓,欺压朝臣,无所不为。士大夫们看不过去,联合起来和宦官斗,虽然一直处在下风,却受到朝野上下的同情,成为读书人的楷模。

    实这些士大夫未必都是好东西,读书人打着“圣人”的幌子,就认为自己绝对正义,其偏执狂气不会比宦官好多少。他们或者逮到宦官的错处,不但往死里整,还要杀人全家;或者为了对付宦官,公然破坏国家法律。宦官给逼急了,又要疯狂反扑。延熹九年(166年),宦官把和他们作对的士大夫编了一个名册,对汉桓帝说这票人结党营私、诽谤朝廷,都应该宰掉——由此产生了“党人”这个词汇。第二年,发布诏书,把党人们杀了一批,其他都终身监禁,永不录用,这就称之为“第一次党锢之祸”。“锢”,就是束缚、关押的意思。

    党人们一看形势不妙,忙着拉宦官的老对头外戚出来做靠山。建宁元年(168年),当时最大的外戚、大将军窦武和太傅陈蕃,趁桓帝死、灵帝立的混乱机会,密谋诛杀宦官失败,被宦官把他们都砍了,把他们的弟子门生一大票又归入党人之列。第二年宦官进行大搜捕,大迫害,又发生了“第二次党锢之祸”。

    可士大夫是杀不绝的,尤其在和宦官的屡次斗争中,逐渐培养出了一批只有公子哥儿的嚣张劲,没有文人迂腐气的新一代士大夫,他们最终敲响了宦官集团的丧钟。

    无论是史书《三国志》、小说《三国演义中华三国联盟之三国志黄巾风云在实质上,后汉的灭亡,很大程度因为土地兼并严重,无数自耕农被逼成为豪门地主的农奴,苦不堪言。黄巾起义爆发的最大动因就在于此。其实老百姓哪管你上层人士是不是杀来砍去,只要自己有地耕,有饭吃也就满足了。但是如果国家体制**到无法保证百姓的基本生存要求,大家就只有造反一条路可走。中国封建社会的历次改朝换代,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因为土地兼并实在严重,改革无门只好革命。所谓革命,就是“革天命”,换个朝代,重新分配土地。

    先放下黄巾起义不谈,说说前面提到过的新一代士大夫,他们的代表人物就是袁氏兄弟和曹操。袁家四世三公,门第显赫,而且基本上不敢和宦官硬碰,曹操本身就是宦官头子曹腾的干孙子,他们整天飞鹰走马,横行首都雒阳(东汉按照五行家的所谓天理之说,自命为火德,所以把水字变的“洛”字改成了“雒”字,免得被水浇灭了他的火——东汉官服尚红,就是这个来由)。袁曹两家的这几个公子哥儿,公然在京城里大白天强抢人家新娘子,这是史有明文记载的。

    但是这几个家伙不是平常“衙内”,有野心有能力,人面也广。就在别的士大夫或者灰心丧气地去隐居,或者仍然梗着脖子和宦官硬磕的时候,他们却正上下打点,为营救党人而努力。

    其实从很早以前,各地就一直不断地出现农民起义,中平元年(184年)的黄巾起义,只不过是集合所有社会底层力量的一次总爆发而已。这次总爆发,从当年正月开始,到十一月朱儁攻破宛城,消灭黄巾主力为止,延续了将近一年,东汉十三州,八个州都有大股起义军活动,可以说席卷大半个中国。主力被消灭以后,黄巾的余部“黑山”、“白波”等仍然四处活动,几乎一直延续到东汉灭亡。

    黄巾起义给袁曹那票公子哥儿以实战的经验,帮他们提高了名望,拉起了队伍。起义是基本被镇压下去了,隐忍已久的士大夫们可开始准备向宦官反攻倒算了。

    首先发难的是曹操,他早在黄巾起义前,就当雒阳北部尉,一顿棍子打死了横行无忌的宦官蹇硕的叔叔,然后又上书请求为陈蕃、窦武翻案,解放党人。虽然这股“逆流”被压了下去,曹操给赶回老家,但他从此从宦官的狗崽子摇身一变,成了士大夫的精神领袖之一。

    黄巾起义才被镇压下去,冀州刺史王芬等就密谋废除汉灵帝,拥立合肥侯,结果被砍掉了脑袋。灵帝越想越不安全,就在雒阳设置了西园军,以黄门蹇硕为上军校尉,虎贲中郎将袁绍为中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为下军校尉,议郎曹操为典军校尉,议郎赵融为助军左校尉,议郎冯芳为助军右校尉,谏议大夫夏牟为左校尉,谏议大夫淳于琼为右校尉,称为“西园八校尉”。虽然说八校尉皆总统于蹇硕,但那七个全都是士大夫,他区区一个宦官蹇硕,能够调动得了吗?当初宦官杀陈蕃、窦武,就是因为控制住了京城的卫戍军,现在卫戍军主力落到了士大夫手里,宦官当然要遭殃啦。

    189年,汉灵帝驾崩,外戚、大将军何进和宦官对着干,拥立自己的亲外甥刘辩,被十常侍骗进宫给宰了。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袁氏兄弟和曹操带领西园军放火烧了青琐门,杀进皇宫,把大大小小的宦官砍了个干净彻底。果然有刀有兵就是老大,数十年无法解决的宦官问题,一天之内完全了账。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军阀董卓趁机进了雒阳,擅自废立天子,把持朝纲。那些公子哥儿们逃出京城,矫诏讨董——汉家天下彻底乱了,这可以说是三国的开端。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