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水浒》用眼更要用心

    当一个普通人遭遇古典名著,有人爱看爱读,甚至可以对其中的精彩段落念念不忘,而同样是普通人的刘传录,他却通过第三只眼睛看到了不一样的《水浒》。在他的所谓的第三只眼中,看出了常人看不出的门道,他把看《水浒》的感悟集结成册,就有了《第三只眼睛看水浒》这本书。

    刘传录看到的《水浒》,究竟和普通人有何不同?看《水浒》的第三只眼睛,究竟存在什么样的奥秘?

    □记者 李娈鸾

    第三只眼看到的《水浒》

    刘传录看《水浒》,找到了三个支点,在此基础上对梁山人物进行了小角度的论述。具体说来,就是他把《水浒》的忠义说解读为神话传说,把梁山投降说解读为经济基础说,把宋江的招安说解读为宋江的假招安说。

    在刘传录看来,投降是梁山的惟一正确选择。

    从地理位置来说,梁山处于湖中,没有耕地。梁山历届头领奉行的是流寇主义,没有建立根据地,惟一的收入就是抢劫。在经济方面,一开始王伦时期的梁山,根据山寨最重要的经济指标就是月耗粮食量计算,山寨面临饥荒、内乱、崩溃的危险。晁盖上山带来了10万生辰纲,梁山的人数没有大的变化,经济状况有了根本好转。宋江上梁山后做了第二把交椅,梁山的人数有了大的发展,经济上有了潜在的危机,领导集团不得不为吃饭奔波。

    宋江入主梁山后,为了早日把天罡地煞星的传说变成现实,不顾经济上的不和谐,盲目加快扩大梁山人马,达到3万人以上,与粮草已经严重失衡,达到军队没有隔夜粮的困境。尽管不断攻城掠地,在打青州后三年仍经常发生经济危机,梁山的领导集团也认清了这个严峻的形势,在后来的反围剿中再没有收留降将降兵。长期做山贼草寇无法养活大批的人马,梁山的现实出路只有两条,一是没有吃喝自行解体,二是投降朝廷。宋江树起“替天行道”的大旗,亲自去东京寻求投降路子,终于得到了朝廷的回应,梁山好汉也统一了思想,众人随宋江归属朝廷,解决了梁山的吃饭问题。可见投降符合梁山的大局利益,实现了梁山好汉招安做官的人生价值。归根结底,是经济决定了“梁山好汉”的政治路线和命运。

    从《水浒》中寻找泰山的影子

    作为泰安人,刘传录对泰山文化也有较为深入的研究,这也为他解读《水浒》提供了参考和帮助。泰山是中华民族的心灵归宿地,古代名著都能找到泰山万民景仰的影子。刘传录认为,《水浒》是把泰山作为精神归宿地,戴宗的最后归宿就是明证。

    宋真宗利用泰山的威望强化自己的统治和国策,亲临泰山极顶行封祀礼,今天的岱庙天贶殿就是真宗所建。公元972年,宋朝刚建国就把乾封县城从今天的邱家店旧县搬到岱岳镇(今天的泰城),泰安从此成为泰山周围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水浒》中已经称为泰安州,封禅泰山后,宋真宗昭令各州修建天庆观,各地也修了玄女娘娘庙。宋江被九天玄女娘娘保护,并赠送“天书”三卷,这是作者受真宗泰山降天书的影响的直接结果,宋江借助天书的影响,编造了九天玄女娘娘赠送“天书”三卷、称宋江为星主的谎言,取得了梁山精神领袖的地位。作者用宋江得天书来映射宋真宗的天书,这位泰山女神的化身九天玄女,帮助归顺朝廷的好汉们,报了“澶渊之盟”的仇。

    《水浒》中六次提到泰山,其中卢俊义被吴用一句“除非出去东南上一千里之外躲逃”骗了,因想东南方有个去处是泰安州,那里有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帝金殿,管天下人民生死灾厄。这与民间泰山主生死、人死魂归泰山的传说是一致的。

    《燕青智扑“擎天柱”》一回中有这样的描写“不算一百二十行经商买卖,只客店也有一千四五百家,延接天下香官。到菩萨圣节之时,也没安著人处,许多客店,都歇满了”,就是对当时泰安的精彩描写。岱岳庙赞子写出了泰山神山、蒿里山地府、土地、火神等,从祭地经帝王驻地的泰城岱庙,到封天的玉皇顶,构成了地府——人间——天堂的三层天。作者把燕青打擂安排在岱庙,曲折地反映出作者心灵深处对水浒主题的明朗,泰山的博大精深正是水浒所反映生活的补充,是《水浒》及其作者的精神归宿地。从这个角度说,水浒文化是泰山文化的一部分。

    文武双全也看《红楼梦》

    除了同为我国的“四大名著”,《红楼梦》和《水浒传》扯不上什么联系。不过,身为水浒研究专家的刘传录,也用自己独到的视角看出了与别人不一样的《红楼梦》。

    刘传录在红学界第一次提出了“曹雪芹自己腰斩红楼梦”的观点,引起了红学研究界的轰动,并在央视“百家讲坛”争鸣栏目发表。刘传录认为,曹雪芹已经把110回的《红楼梦》写成,但由于他不愿意看到他所钟情的制度在他的笔下灭亡,他忍痛销毁了后三十回。刘传录分析,曹雪芹是一个封建制度忠实的卫道士,他从社会的上层流落到社会的下层,他深深感到了封建制度的摇摇欲坠,他要写出来,引起统治阶级的重视,改良社会,挽救他所心爱的社会,这是他的目的。但是他的文学现实主义的创作风格,又使他真实地写出了封建制度的丑陋,客观上加速了封建制度的灭亡。

    “我在研究红楼梦时不走别人的老路。”遵循着这样的一个观点,刘传录对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竞争从讲政治的高度进行分析,写出了《林黛玉因一首诗失去了贾宝玉》并发表于网络。文中提到,实际上林黛玉在与薛宝钗的竞争是得到贾府最高统治者贾母认可的,林黛玉没有把握住优势,在贾宝玉和薛宝钗的婚礼的乐声中,离开了她所恋眷的世间和她所深爱的贾宝玉。

    事出贾元春省亲,众人大观园赛诗。薛宝钗写了首《凝晖钟瑞》,不仅歌颂了皇上,讨好了贵妃,而且传播了圣道,弘扬了皇风,从贾元春的角度看,无疑是这次诗会的第一名,真正体现了当时的大局意识。而黛玉的诗的重点,却放在了自然山水与世外仙境,没有“讲政治”。单从诗的艺术性上来说,林黛玉的诗的水平要远远高于薛宝钗的这首诗,但从政治性上说,无疑薛宝钗的诗更符合统治阶级的要求,从诗中折射出的薛宝钗的价值观也更符合统治阶级的准则

      刘传录说,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脊梁,文化的繁荣必定带动经济繁荣。在他看来,文化是泰山、泰安的灵魂,文化先行,文化强市才能经济强市,用泰山的文化品牌来打造泰山的旅游品牌,突出封禅文化、宗教文化、神文化、鬼文化。对此,刘传录还有更详细的考虑,根据《水浒》的记载,泰山也是鬼都,他认为可以利用蒿里山的平台建设阴间世界,真正形成阴界、人间、仙境的三层天旅游景区,还可有重现宋代古城和澧泉降天书、真宗封禅、燕青打擂等景点。另外,刘传录还提出可以在东平与梁山合作完善水浒旅游区,将水浒文化与泰山封禅文化互动,建设水浒文化一条街,给泰山文化旅游区注入水浒文化旅游因素,形成泰山——— 东平州城——— 东平湖水浒旅游通道。

    看《水浒》用眼更要用心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