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满腹诗书却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 A+
所属分类:红楼解读

红楼梦 》中女子无数,薛宝钗是其中最绮丽最出色的一个,世人一说到薛宝钗总是跟“贞淑节烈”这样的道德名词联系到一起,却没有几个人能够意识到:薛宝钗其实是红楼人物中最具矛盾性的一个。宝钗博学多才,却不以为荣反以为耻;明明诗才出众,却说这是不务正业;虽然是不务正业,却每每诗社夺冠,实在是个矛盾的女孩子。很多读者就说了:薛宝钗很虚伪,自己明明满腹诗书出口成章,却总是劝别的女孩子不要学习文化知识,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岂不前后矛盾?

薛宝钗满腹诗书却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产生于明末,但这种思想却由来已久,宋朝时候便已有雏形。宋代理学提倡“存天理,灭人欲”,尤其对女人,更是高度宣传禁欲理念,原因主要是由于统治阶级要加强对民众的控制所实行的“愚民政策”,而“女子无才便是德”便是政府首先推行的“愚女政策”。因为受到了唐代元稹《 莺莺传 》等书的影响,当时统治者称“女子有才便容易不贞”,待字闺中的少女崔莺莺能文能诗,才会跟张生私传情诗,进而偷期私会,误了终身。而已经嫁为人妇的唐朝时著名的步非烟,因为与丈夫武公业感情不和,爱上了隔壁的少年书生赵象,两人一来一去,以诗定情,暗中来往了两年,后被武公业发现,活活打死!武公业也算是维护了封建礼教的尊严!所以,世人眼中,知识女性多会有出轨的行径,作为名门淑女,即便有学习文化知识的机会,也要放弃,只专心于家务工作,以证明自己的贞节淑德。

由于祖上也是爱读书爱藏书的人家,薛宝钗这样聪明的女孩子,耳濡目染也必定知识丰富。但在她的内心中,却觉得自己的博学多才是不恰当的,女孩子作诗填词难免会“移了性情”,所以才会经常性地劝导其他姐妹要“务正”,多以针线工作为己任。这并非是薛宝钗的虚伪,而是她希望天下的女子都能“从正途”,做社会喜欢的女孩子,无欲无求,这正是薛宝钗被封建社会所同化而造成的。其实,即便是古代圣贤,也同样承认人的欲望的合理性,只要懂得正确的需求和适当的节制,便不会在欲望中迷失自我。儒家宣扬适当节欲,而不是禁欲的思想,荀子说:“性者,天之就也;情者,性之质也;欲者,情之应也。”《 礼记曲礼 》中讲:“欲不可从(纵),乐不可极”。可见,宋代的理学实际上背离了人性本我,深受此学说影响的薛宝钗自然要时时刻刻在自律中艰难度日,丝毫没有享受到一个女孩子青春时代的快乐!

虽然薛宝钗的思想和作风引得贾府上上下下赞赏有加。但也有例外,宝钗的魅力没有同化到的第一人便是贾母。薛宝钗不讨贾母的喜欢,就如同林黛玉不讨王夫人的欢心一样,既是血缘亲属的原因,更是双方性格的不相投。从书中可以看出,虽然社会流行“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统治思想,但贾府中备受老祖宗宠爱的女孩子却个个都是才华横溢的,从元春到惜春,个个身怀绝技,而亲戚家的女孩子黛玉、湘云更是了不起的女诗人。从贾母对这些女孩子的疼爱程度可以看出:这位老太太不迂腐,并非事事遵循社会正统思想,反而把女孩子的才华当成是家庭教育良好的表现。

然而,四大家族的另外一家——王家,却极为不重视女儿的教育,王夫人为人愚顽、重德轻才,不欣赏才华型的女孩子,她的侄女王熙凤身为豪门小姐甚至大字不识一个,而薛宝钗虽有满腹才华,却日日忏悔,宣扬“女子读书无用论”,实在煞风景得很!另外,贾母亦是喜欢风光热闹之人,可王夫人偏偏爱好清静,这一点,她的外甥女宝钗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儿媳妇既然已经不合自己的心意了,如何还能让孙子再娶个更不合自己心意的孙媳妇呢?说到这里,读者会说了,文中不是说,黛玉喜散不喜聚吗?理应林黛玉比薛宝钗更爱清静才对啊。但事实并非如此。

林黛玉喜散,是出于害怕散场的感伤,若能长聚,则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大观园中每有活动,首当其冲的参与者或是组织者便是林黛玉,她的组织才能,在文中是不次于探春的。探春组建了大观园中的第一个民间社团“海棠诗社”,黛玉不仅大力支持,还建议每人起个称号,大张旗鼓干起来,颇有领袖气度。后来“海棠社”疏于组织,众人渐渐把做诗的心思淡了,这个社团眼看要散架子,此时又是林黛玉重组班子,改名“桃花社”,自任社主,成了这个社团的第二任领导。这种积极参与组织活动的行为,在薛宝钗身上则几乎绝迹,宝钗即便参与,也是碍于面子的被动加入。

这还只是做诗一件事情,书中另有很多文字可以看出宝钗的懒于“交际应酬”,元春的平安醮,贾府上下人人争着出府看戏,乐不可支,又唯独宝钗不想去,认为“没意思”,真是迎头一盆冷水,无趣得很!这样的性格,不光跟贾母,跟园中其他人也是大相径庭的。宝钗实在不像个青春少女,一点玩心都没有,太缺乏朝气,让人看着就提不起精神。所以,贾母无论如何不可能喜欢宝钗。这并不单纯是血缘的关系,宝钗的堂妹宝琴一来贾府,不就立刻受到了贾母的极度宠爱吗?睡觉都要搂在怀里,连黛玉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显而易见,贾母并非是那种小肚鸡肠“唯亲主义”的老太婆,她喜欢黛玉,不喜欢宝钗,是有原因的。另外,再来说说贾母和宝钗两个人审美观的不同。

贾府上下人人一双富贵眼睛,贾母也不可能例外。但相对于他人,贾母显然更有涵养和气度。其实,贾母自然知道薛家已渐败落的家庭经济状况。这不用说,日子久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薛宝钗虽是一味务实,可一个少年女孩儿的节俭却偏偏不讨贾母的欢心。贾母是一路富贵走过来的,爱好物质享受,喜欢奢靡的生活,当然看不惯薛氏母女克己节俭的做派。在第四十回中,贾母带领刘姥姥等一行人游园到蘅芜院时,有这样的描写:

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便问“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众人道:“是。”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青草仙藤,愈冷愈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贾母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王夫人、凤姐儿等都笑回说:“他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都退回去了。”薛姨妈也笑说:“他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贾母摇头说:“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

这一段中,贾母对于宝钗的批评可谓严重:“虽然他省事,倘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这话里,已经把批评理由表述得淋漓尽致了:第一层理由,虽然宝钗自己是朴素简淡,但万一来了亲戚,看着不像样子,不像个贵族小姐住的房子。知道的说是宝钗自己喜欢朴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贾府亏待了她们母女。而刘姥姥就是现成的亲戚,还是王夫人、薛姨妈娘家的亲戚,这个亲戚来到了贾府,看到的是一片锦绣生活,贾母的房间,黛玉的房间,探春的房间,都像仙宫一样,可偏偏王家亲戚薛宝钗的房间如此寒酸,这不是明显让刘姥姥感觉贾府不仁义吗?有虐待亲戚之嫌!贾母带领刘姥姥来游园,又主动去宝钗的屋子里参观,原本是想跟亲戚炫耀的,偏偏碰上了薛宝钗这个不配合的,真是活打嘴了,心里定然不痛快得很!第二层理由,贾母喜欢奢华享受,中意的女孩子都是那种有才干会生活懂享受爱打扮的类型,比如黛玉、晴雯。大家都说她们懒,可在贾母眼里,这正是她们懂得享受的性格,才能称之为女人,女人就要会享受生活,苦行僧不适合女人去做。贾母对一天到晚吃斋念佛的王夫人已经不满意,更别提愿意过简朴日子的薛宝钗了。

以此可见,贾母跟薛氏母女的关系只是客气而已。从来只见贾母称呼众女孩子“某某丫头”,只有对宝钗称呼过“薛姑娘”,客气但是疏远。宝钗居所,贾母必定极少光顾,如果早点光顾,也就不会有这一回书了,贾母就更加不会有这一次在刘姥姥面前“丢脸”的尴尬了。这一段中的贾母言行看似平淡,实际已经生气到了极点。一路张牙舞爪的刘姥姥至此鸦雀无声,是她懂得察言观色,明白自己最好还是“闭嘴”为妙!

每次读到有关薛宝钗的段落,总会令读者不由得想到中国历史上那个著名的女人——班昭。班昭出身世家,兄妹三人都是名垂千古的人物。大哥班固是著名的文学家和史学家,是《 汉书 》的主要作者;二哥班超投笔从戎,两番出使西域,是铺下“丝绸之路”的千古功臣。即便两位兄长如此出色,身为妹妹的班昭仍是与他们不相上下。班昭十四岁嫁给了曹世叔为妻,没多久便丧夫成了寡妇。在帮助大哥班固编修《 汉书 》时大展才华,被汉和帝所赏识,于是召她入宫,为后宫的嫔妃讲课,传授儒家文化。70岁时,班昭完成了《 女诫 》,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篇,一时风靡全国。其所倡导的“三从四德”,“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男子以刚强为贵,女子以柔弱为美,无论是非曲直,女子应当无条件地顺从丈夫”等思想影响了中国妇女近两千年。在当时社会,统治阶级虽然对女子有很多的行为戒律,但对女性的思想控制方面,《 女诫 》是最彻底的,由于这是女性自己宣扬的行为准则,更加被统治者利用,从这个角度来看,班昭实在是中国女性的千古罪人!

红楼梦 》中的薛宝钗便是一个班昭似的人物,论才学论能力,样样强过男人,却仍然极力宣扬“女人比男人卑微”的思想。当然,你不能怀疑薛宝钗的真诚,就如同不能够怀疑班昭创作《 女诫 》的出发点一样,她们不是生来就想害人的人,而只是一个受害者,比其他女人尤甚,别的女人脑子里至少还有过平等的幻想,而她们压根儿就觉得那是罪过,连思想都献给了社会,可怜!可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