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对宋江忠心的好汉

    宋江作为梁山108位好汉之首,人设上就是一个大好人,又被称为及时雨,到哪都能恩泽众生。虽然长得又矮又丑,但是并不妨碍他成为“好汉收割机”,只有他不想要的好汉,没有收不过来的好汉。江湖上的人,一听是山东及时雨,立刻就纳头下拜称哥哥,好像再生父母一样(细究起来,终不知宋江到底有什么特别大的义举,果然什么都比不上作者的金手指);即便开始对他有意见,是敌我双方,只要被捉住,宋江亲自解个绑,上一秒还横眉冷对,下一秒就跟穿过一个裤裆,亲热的你爹就是我爹似的。这翻脸的速度也是非常人所及。

     

    这种往事便一笔勾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关系,虽然表面上人人都可称兄道弟,两肋插刀,但肯定会有亲疏远近。即便是梁山第一人宋江,真正对他掏心掏肺的或许也没那么多。自招安之后,先后经过破辽国,打田虎,平王庆,征方腊,108位好汉去掉的有十之七八,剩下的绝对算是出生入死的。回京路上,又有几位权衡利弊伤的伤、走的走,直至宋江被高俅等赐毒酒,李逵自是不必说,只有花荣吴用在宋江坟前自缢而死。

     

    花荣:自家兄弟

     

    花荣是在《水浒传》第二十二回《阎婆大闹郓城县 朱仝义释宋公明》第一次出现,当时宋江因为怒杀阎婆惜,家中安身不得,不得不去投靠朋友。面对有心私放自己的好朋友朱仝,宋江说了三个可以投奔的地方:

     

    朱仝道:“休如此说。兄长却投何处去好?”宋江道:“小可寻思有三个安身之处:一是沧州横海郡小旋风柴进庄上,二乃是青州清风寨小李广花荣处,三者是白虎山孔太公庄上。他有两个孩儿:长男叫做毛头星孔明,次子叫做独火星孔亮,多曾来县里相会。那三处在这里踌躇未定,不知投何处去好。”

     

    之后宋江依次去了柴进庄上、孔太公庄上、花荣寨中。应该说这三处都是宋江信任的,可偏偏最后去的花荣处,是因为关系不够铁?当然不是。宋江到柴进庄上时,通过柴进说的话可知二人从未见过,宋江也是第一次来柴进处。因为是初次见面,所以才会客套,“天幸今日甚风吹得到此,大慰平生渴仰之念”;不仅如此,宋江来柴进庄上,也并不是很随意的,要看对方态度,“宋江见柴进接得意重,心里甚喜,便唤兄弟宋清,也来相见了。”宋江也是爱面子的人,看柴进满脸堆下笑来这才放心。

     

    从柴进对宋江态度也可看出来,柴进并没有很留心宋江到底犯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自己庄上,“不敢动问,闻知兄长在郓(yùn)城县勾当,如何得暇来到荒村敝处?” 这点对比宋江到花荣寨上时,立刻便见亲疏。花荣请宋江坐了上座后:

     

    花荣又纳头拜了四拜,起身道:“自从别了兄长之后,屈指又早五六年矣,常常念想。听得兄长杀了一个泼烟花,官司行文书各处追捕。小弟闻得,如坐针毡,连连写了十数封书去贵庄问信,不知曾到也不?

     

    从这里可以看出宋江与花荣绝对是多年交情,而且又是心心念念对方,宋江犯了事,花荣寝食难安。日夜为其担心。

     

    后来宋江被刘知寨捉住,花荣叫了声哥哥苦也,立刻披挂,绰枪上马,带了三五十名军汉,直奔到刘高寨里来。原著里花荣动作一气呵成,节奏很快,没有其他多余描写,就是透露出一句话“敢拿我哥哥,我跟你拼命”。

     

    刘高惧怕花荣不敢出来,花荣见他不出,直接叫手下去耳房搜人,救回松江后,宋江担心连累花荣,花荣直接说,“小弟舍着弃了这道官诰,和那厮理会。”花荣根本不在乎这些,他的眼里只有宋江。

     

    不仅如此,平时好汉聚首或遇点将之时,一般都是,第一起乃宋江、花荣、xx….;宋江之下,花荣、xx….;在战场之时,有宋江的地方,也都会有花荣。再一处就是宋江被赐毒酒时,给吴用、花荣托梦,花荣弃了家小,便来蓼儿洼,见到正欲自缢的吴用吴用是没有家小,花荣是不顾家小,举身赴死的更决绝一些吧。

     

    吴用道:“我得异梦,亦是如此,与贤弟无异,因此而来。今得贤弟到此最好,吴某心中想念宋公明恩义难舍,交情难报,正欲就此处自缢而死,魂魄与仁兄同聚一处。身后之事,托与贤弟。”花荣道:“军师既有此心,小弟便当随从,亦与仁兄同归一处。”

     

    李逵:无脑跟随

     

    李逵自是不必多言,对宋江绝对没得说。宋江对李逵也特别喜欢,作为领导,身边有一个不管如何都维护自己的下属是很有必要的。李逵形象上是“黑凛凛大汉”,行为上只知道快活,上阵杀敌如此,日常亦是如此。对李逵来说,跟着宋江,赏与罚都不要紧,只吃他杀得快活便好。很多人说,宋江坑了李逵,临死也要带走他,金圣叹先生也是这种想法,写李逵之天真,更衬宋江之狡诈:

     

    “只写李逵,岂不段段都是妙绝文字,却不知正为段段在宋江事后,故使妙不可言。盖作者只是痛恨宋江权诈,故处处紧接出一段李逵朴诚来,做个形击。其意思自在显宋江之恶,却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此譬如刺抢,本要杀人,反使出一身家数。”

    反过来想,如果李逵没有宋江,会是怎样?天天与人赌钱、打架?还是成为街头混混、沦为打手?李逵本也不是什么善人,不辩是非,连一个小孩都下得手杀的人断然也算不得什么好人,所以李逵遇见宋江如此、不遇见宋江也是如此。但小编很受感触的是李逵临死之前对宋江说的话,读来都甚觉心酸。

     

    宋江道:“兄弟,你休怪我!前日朝廷差天使赐药酒与我服了,死在旦夕。……昨日酒中,已与了你慢药服了,回至润州必死。……”言讫(qì),堕泪如雨。李逵见说,亦垂泪道:“罢,罢,罢!生时伏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个小鬼!”

     

    三个罢字,写尽一个临死之人痛心又无奈之感,李逵从来都是配角,生是配角,即便死,也是配角。

     

    吴用:互相成就

     

    说起吴用,小编就觉得他跟诸葛亮很像:都是村野出身、民间高手,都是辅以明人、出任军师,最重要的是与主上互相成就。刘备自中年得了诸葛亮,人生才算步入正轨。吴用自是不能比诸葛亮,乱世三国与绿林草野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但吴用与宋江之间的关系未必不如诸葛与刘备。

     

    吴用初时跟随晁盖,智取生辰纲时崭露头角,后跟随宋江,一心一意辅佐。宋江但有事必要问军师,吴用对宋江也是知遇之恩,如果没有宋江,吴用最多是占个山头,做一方流寇而已。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一个人临时之时所说最能体会。

     

    宋江、李逵托梦与吴用后,有个点很有意思,描写吴用死前最多的一个动作就是哭。从吴用得梦,撒然觉来便“泪如雨下”、“寝食不安”。及至到了蓼儿洼,就于墓前,以手掴其坟冢又哭,这个“手掴其坟冢”用的很好,吴用是一书生,表达哀愤不能是拿刀乱砍,只能很无力的用手拍打宋江坟冢,但是就是这个动作,表现悲叹又极其悲痛,是在惋惜宋江一味忠良,又在痛恨奸臣当道。

     

    (吴用)就于墓前,以手掴其坟冢,哭道:“仁兄英灵不昧,乞为昭鉴。吴用是一村中学究,始随晁盖,后遇仁兄,救护一命,坐享荣华。到今数十余载,皆赖兄之德。今日既为国家而死,托梦显灵与我,兄弟无以报答,愿得将此良梦,与仁兄同会于九泉之下。”言罢痛哭。

     

    哭着说完后,又是痛哭,花荣来后两人大哭。吴用这个谋士只能用哭来表达自己情绪。宋江的死,带走一个李逵,但只托梦与花荣与吴用。花荣与吴用得梦之后,又是不顾一切,抱着必死之心来至蓼儿洼,这种生人作死别的感情,想来非是至亲至近又怎会如此,真真甚是可叹。

    作者:翠岩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