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幻的荣耀——白龙马的“正果”

  • A+
所属分类:西游解读

《西游记》最好的结果,是西行四人成佛,当然,外带脚力白龙马,人人有份儿,永不落空。唐僧是取经集团的首领,因此他的等级最高,封为旃檀功德佛;孙悟空,基本上一路上需要搞定的事儿都是他搞定的,所以封为斗战胜佛;猪八戒因为贪吃,用佛祖的话说就是“口壮身慵,食肠宽大”,所以给了他一个“有受用的品级”——净坛使者;沙僧做了金身罗汉,白龙马则封为“八部天龙马”,也称为“八部天龙广力菩萨”。

《西游记》第一百回是这样描写白龙马成正果的场景的:

马亦谢恩讫。仍命揭谛引了马下灵山后崖化龙池边,将马推入池中。须臾间,那马打个展身,即退了毛皮,换了头角,浑身上长起金鳞,腮颔下生出银须,一身瑞气,四爪祥云,飞出化龙池,盘绕在山门里擎天华表柱上,诸佛赞扬如来的大法。

他虽然是成了菩萨,唯一的任务却只是盘绕在一根柱子上彰显如来的大法,这样的正果,未免有点让人觉得不值。或许吴承恩在这里是用一种游戏笔调来写四人一马的成佛,不然也不会出现八戒仍旧保留了取经路上喜欢打算盘的市侩性格,而向如来抱怨自己的品级不如唐僧、悟空的场面了。如来的回答也充满戏剧色彩:为了照顾你嘴巴馋,所以给你这个差使,让你吃个爽。因此白马的成正果也就显得不是那么突兀了,或许他本身也不是大家关注的热点,最后他的归宿只是一根柱子,又有谁肯为他叹息一声呢?

想起佛家有句话,叫“尘土荣华,昔晦今明”,昔日在尘世,处在轮回之中,是黯淡的,是昏聩的,是随着十丈红尘而喜怒哀乐、悲恐忧思;如今在佛界,跳出轮回,明澈前世今生,过去未来,虽然抛开七情,却成为柱上的一片装饰,这样的正果,吴承恩想必也是随意为之的吧?因为小白龙是一条龙,而之后又变成了唐僧的马,所以封为“天龙马”是名至实归,对情对景,也不用再去多动脑筋了,反正,一匹马,不是读者们关注的核心,有了交待,也就敷衍成了小说。

其实不知道这里诸佛为什么要称赞如来的大法,从上下文看,似乎是因为白马化身成龙。然而龙马互化,不但观世音菩萨可以做到,连小白龙自己都可以做到,又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呢?

小白龙变成马后,自己曾恢复过龙身,在第三十回“邪魔侵正法,意马忆心猿”中有两处文字描述:“他忍不住,顿绝缰绳,抖松鞍辔,急纵身,忙显化,依然化作龙,驾起乌云,直上九霄空里观看。”“两个出了银安殿,小龙现了本相,却驾起云头,与那妖魔在那半空中相杀。”

在第十五回“蛇盘山诸神暗佑,鹰愁涧意马收缰”将龙化马时:“菩萨上前,把那小龙的项下明珠摘了,将杨柳枝蘸出甘露,往他身上拂了一拂,吹口仙气,喝声叫‘变!’,那龙即变做他原来的马匹毛片。”这里还比较简略,后面作者仍有反复地补充交待小龙的来历和变化过程,第二十三回“三藏不忘本,四圣试禅心”写孙悟空向八戒和沙僧介绍白龙马:“你说他是马哩!他不是凡马,本是西海龙王敖闰之子,唤名龙马三太子。……又幸得菩萨亲临,却将他退鳞去角,摘了项下珠,才变做这匹马,愿驮师父往西天拜佛。”第三十回“邪魔侵正法,意马忆心猿”写道:“他本是西海小龙王,因犯天条,锯角退鳞,变白马,驮唐僧往西方取经。”第六十九回“心主夜间修药物,君王筵上论妖邪”写白龙马自述:“我本是西海飞龙,因为犯了天条,观音菩萨救了我,将我锯了角,退了鳞,变作马,驮师父往西天取经,将功折罪。”

可见观世音菩萨就能将小白龙“退鳞去角”,变为白马,那么如来能让白马“退了毛皮,换了头角,浑身上长起金鳞”,又何足为奇呢?这里的白龙马已非平常的白龙马了,他经观音的宝手沾上了佛光禅气,当然也赋予了神圣的使命。

小白龙最终成了正果,达成了心愿,缠绕在佛前的华表柱。想起一句话,说“宁做太平犬,莫为乱世人”,或许,佛界是高不可攀的大境界,宁作佛界的柱上装饰,也胜过凡间不出六道轮回的孽龙吧。只是他的这番执著换来千年缠绕于华表之上,不知道那个曾经胆敢纵火烧去殿上明珠的他,对这样虚幻的荣耀,可是真心满意吗?

(选自竺洪波 著《趣说西游人物》,上海人民出版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